刘中华:【志载冀往】辽宋血战岐沟关英雄杨业绝

日期:2018-12-25编辑作者:中美贸易

  河北自古多战事,传说时代的黄帝蚩尤涿鹿之战、黄帝炎帝阪泉之战就发生在今河北域内。河北地处中原农耕文化和北方游牧民族草原文化的结合部,文化的冲突往往转化为战争。历史上就有“冀之得失,关乎国之兴亡”的名言,因而在河北大地发生了许多著名的战争,也留下了许多古战场遗迹。今天介绍的是辽宋之间的岐沟关之战

  瓦桥关之战失败后,宋太宗赵光义认为契丹圣宗耶律隆绪年幼,母后专权,宠幸用事,内部不稳,决意乘机再攻契丹,收复后晋石敬瑭割让给辽的燕云十六州。宋雍熙三年(契丹统和四年 986年)正月,宋太宗派遣二十万大军伐辽。

  宋军兵分三路,东路以曹彬为幽州道行营前军马步水陆都部署,崔彦进为副,率兵10余万由雄州(今雄县)、霸州北进,趋固安、涿州。另以米信为幽州西北道行营马步军都部署,率一部兵力经新城(今高碑店东南)趋涿州。中路以田重进为定州路都部署,率兵数万自定州北趋飞狐(今涞源),攻取蔚州(今蔚县)。西路以潘美为云、应路行营马步军都部署,杨业为副,率军自代州(今山西代县)攻取寰(今山西朔州东)、朔、应(今山西应县)、云(今山西大同)诸州。宋太宗的战略意图是三路齐发,由曹彬部屯兵雄州、霸州,实施佯动,持重缓行,声言取幽州,吸引契丹军主力于东路,使其无暇西顾,保障中、西两路攻取山后诸州,尔后合三路兵攻取契丹南京(即幽州,今北京)。

  契丹承天太后萧绰闻讯,命南京留守耶律休哥率部先趋涿州阻击,继以东京留守耶律抹只率军驰援幽州,自与圣宗率精骑数万进抵驼罗口(今北京南口附近)应援。同时,以北院枢密使耶律斜轸为山西兵马都统,率军进援山后,阻击宋军中、西路东进。命林牙勤德守平州(今卢龙)海岸,以防宋水师由海上袭击侧后。

  三月初,宋军开始进攻。西路军出雁门关(今山西代县西北),克寰州,下朔州,破应州,北取云州;中路军克飞狐,分一部兵力进围灵丘(今山西灵丘),大部兵力在飞狐北击败契丹援军,直取蔚州。至四月中旬,西线已占据山后要地。此时,东路曹彬部亦克固安、涿州。耶律休哥在援军未到之前,知寡不敌众,避免与宋军争锋,昼出精锐虚张声势,夜遣轻骑袭扰,暗潜部分兵力设伏宋军侧后,断其粮道,疲惫宋军。曹彬部据涿州仅十余日,即因粮草不济欲退兵雄州,至白沟(今容城东北)被宋太宗传令阻止,严令其沿白沟河与米信部会合攻占新城,养精蓄锐,待机北进。曹彬率军抵新城后,由于部众求功心切,未待中、西路会师,即再次孤军冒进,往攻涿州。适值酷暑,又遭耶律休哥沿路阻击,进展迟缓,复抵涿州时,部众己疲乏不堪。时萧绰已率军进抵涿州东,与耶律休哥形成钳击之势。曹彬见势不利,引军冒雨撤退。五月初三,耶律休哥率精骑追至岐沟关,大败宋军。曹彬领军退至拒马河,连夜抢涉,慌乱中人马相踏,伤亡甚众。退至易水之南又被契丹军追及,士卒惊溃,被杀数万,余众退至高阳。

  七月初,契丹以10余万大军向西线宋军实施反击,连下蔚州、飞狐。宋太宗闻东路军大败,急令中路军撤回定州,西路军退驻代州。未几,又令西路军出代州掩护云、应、寰、朔四州民众内迁。时契丹军已占据寰州,副帅杨业力主分兵应州,诱契丹军向东,另以强弩手千人扼守石碣谷口(今山西朔州南),以保军民安全南撤。监军王侁及潘美不纳杨业建议,逼其直趋朔州出战。及战失利,回师陈家谷口(今山西宁武北),潘美、王侁等违约先撤,杨业孤军奋战,负伤被俘,绝食而死。至此,宋三路大军皆败,所取州县复失。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本文由刘中华:【志载冀往】辽宋血战岐沟关英雄杨业绝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刘中华:【志载冀往】辽宋血战岐沟关英雄杨业绝

澳门新濠天地网址:杨业:报复日本“霸道的强盗行

台当局的立场也激愤了台湾公众。台网友在相关旧事下质疑暗示,渔船违反的是岛内相关划定,并未违反国际海洋法...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