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xguandao.com

学科课程建设的边界与整合

作为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并在这一过程中形成了内在深奥性和固有逻辑性的学科课程,改革的方向和思路应该如何,这是当前推进学科课程建设必须思考的问题。

学科;课程建设;学科价值

原标题:基础教育学科课程建设的现实问题与理论审思

——学科课程建设的边界与整合

作者简介:孙宽宁,山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基础教育课程与教学

十余年的课改,学科课程经历了从“被隐形”到“再发现”的曲折历程。课改之初,人们追求创新,把目光聚焦于自主性强的校本课程,学科课程逐渐淡出人们的研究视野,而随着课改推进,人们的关注点从校本课程扩展到整个学校课程体系,作为主体内容的学科课程重新成为重点。作为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并在这一过程中形成了内在深奥性和固有逻辑性的学科课程,改革的方向和思路应该如何,这是当前推进学科课程建设必须思考的问题。

一、基于学科价值建设学科课程

课改前期,一些课程实践者以“一种非批判的态度,漠视学科课程的存在,忽略甚至放弃了对学科课程的深化研究。”[1]出现这种现象,一是因为学科课程经历漫长的历史积淀和锤炼,已经形成了清晰的逻辑思路、完整的内容体系和有效的实施策略,在当下难以找到改革的新目标和方向;二是实践者在长期的实践浸染中形成了对学科课程的思维定势和行为惯习,不愿意打破这种心理的安全和舒适感;三是有人认为抽象概括的学科知识不利于学生实践能力和综合素质的提升,也无助于社会问题的解决以及社会的改造,因此与新课改的理念相背离,缺乏研究和改革的价值。然而,经历了十几年的改革,当人们从对创设新课程、开发新模式、拓展新资源的高涨热情逐渐转移到对学校教育功能和学生与社会有效发展的理性思考时,学科课程以其稳健的姿态和不可取代的价值重新屹立在人们面前。

综观学校课程发展的历史,学科课程在学校课程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还没有其他课程可以替代。在所有课程类型中,学科课程是开设最普遍、最广为人知的学校课程。不论是古代的“七艺”、“六艺”,近代夸美纽斯的泛智课程、斯宾塞的实用科学课程,还是当下中小学的“语数外、理化生”课程,其在传承人类文明、培养时代人才方面的价值毋庸置疑。学科是经过精心选择和组织的科学知识体系,凝聚了人类已有的认识成果的精华。学生通过掌握学科课程中的这些人类共识性知识,不仅获得自我认知、情感、思维、能力等的全面发展,同时也使自己成为人类知识共同体的成员,从而确立自己社会人的身份。对于国家而言,知识就是生产力。美国20世纪上半叶轻视学科知识的进步主义教育运动所产生的社会问题,我国“文革”期间轻视甚至否定学科知识的极端做法所造成的严重后果,都从反面印证着学科知识的重要性。

当然,学科课程的重要性要借助学科课程自身良好的结构、功能而发挥和体现。如果学科课程的结构和功能不能适应个体与社会发展的要求,那对学科课程的改革就成为必然。当下,我国中小学的学科课程在培养素质全面发展的创新型、实践型人才方面暴露出诸多问题和不足,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其应有优势和特色的充分发挥。比如,其内容不能及时更新,无法全面涵盖本学科研究的新成就;学科知识的组织不够合理,逻辑混乱不清;学科系统过于封闭,知识间缺乏应有的关联;等等。这些问题的存在,使学科课程难以有效承载人类文化成果,也难以为学生个性化的全面发展奠定扎实知识基础。

面对学科课程的一系列问题,有些课改研究者和实践者把学科课程视为一无是处的毒瘤,作为需要彻底割除、推倒重建的对象。这无疑是对课改政策和理念的误读,其做法就像马克思形容费尔巴哈批判黑格尔的方式一样:给孩子洗完澡,却把孩子和洗澡水一块倒掉。其实,在基础教育课程中,学科课程不是毒瘤,它在课改前的状态更像是一个独生子:受到大家的尽心呵护,茁壮成长的过程中也养成了一些不良的习性,而在这时,大家却寄予孤单的它太多超出它能力范围的期许,并在它无法实现的时候横加指责。对待自己有缺点的孩子,我们都知道要努力帮助他成长为更好的自己,对待学科课程也一样,既要充分认识到其重要意义,又要客观把握其问题和不足,由此确立建设发展的价值立场和方向:在认同学科课程独特而重要的个人与社会价值的前提下,追求对学科课程的改良与完善。

二、坚守学科知识的逻辑与边界

要建设学科课程,首先应该准确认识和把握学科课程的基本属性,这是保障学科课程建设具有针对性和有效性的重要前提。而关于学科课程,不论是学校课程发展史所呈现的实然状态,还是当今课程理论研究的学术阐释,都体现出比较鲜明和稳定的共识性,都认为学科课程是以知识为基础,选择不同的知识领域或学术领域的内容,经过系统组织的具有内在逻辑的知识体系。由此不难看出,学校中的学科课程与科学领域的学科分类之间具有密切的联系。作为人类知识谱系的学科的发展状况,影响着学校学科课程的存在样态和发展水平,而学科自身的属性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学科课程的特征。

学科的产生和发展是知识演进的产物。人类早期的知识主要是关于日常生产生活的零散的经验知识,个体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探索并掌握所需要的知识。而随着人类探究世界的拓展与深入,个体有限的时间与能力已经难以全面关照无限的研究对象和海量的知识内容。于是,把世界划分为不同的研究领域,根据性质的不同对知识进行分门别类的意识开始出现,多门类的学科逐渐建立起来。所以,“学科的本意及其发展俱是以知识的分门别类为基点的。”[2]学科是知识发展到一定丰富程度的产物,是一种专门化的知识体系。作为知识分类体系的学科,具有三个基本特征:一是学科知识的系统成熟性。只有这个领域的知识超越了前期累积时期的零散、感性,拥有了较丰富的系统理论知识,才有必要建立学科,按照一定的逻辑进行专门的组织,以便有效地保存与传承。二是学科知识的逻辑自洽性。学科“是一个由不同的但却相互延伸并连接在一起的具有内在逻辑关系的各个知识单元和理论模块组成的知识系统。”[3]一个学科的知识是一个逻辑的整体,有自洽的体系结构,它们按照学科内部逻辑彼此关联,并可以进行自然有序的推演。三是学科知识的边界明晰性。作为一种知识分类,每一门学科必须具有自身的独特性,并与其他学科保持相对清晰的界限,才能发挥分类的价值。所以,“任何一门学科总是要以特定的事物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以特定的知识作为自己的理论内容,进而建立自己独立的学科王国,形成自己独特的学科逻辑,建构自己完整的学科框架。”[4]换句话说,学科之所以成为学科,是因为每一门学科具有系统知识、自洽逻辑和独特领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ag亚游平台官网-欢迎您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