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xguandao.com

如何评价

综合素质评价是我国现阶段高中教育改革的热点与焦点,也是当前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难点。

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素质教育

原标题:综合素质,如何评价

作者简介:刘丽群,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教育科学学院教授,湖南 长沙 410205

内容提要:综合素质评价是我国现阶段高中教育改革的热点与焦点,也是当前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难点。综合素质评价的切实推进,需要对一些基本问题有基本的了解与判断:综合素质评价需要借助指标体系,但指标体系的建构只是评价的一种手段,它既不是评价手段的全部也不是评价的目的本身;综合素质的评价不在于区分个体素质的高低与优劣,而在于记录不同个体素质的独特之所在;综合素质评价主张学生的全面发展,但更突出全面发展基础之上的个性分化;综合素质评价主体的多元化,强调的是不同评价主体之间的相互印证以确保评价的客观公正,而不是不同评价主体评价结果的简单加权与分数合成。

关 键 词:普通高中 综合素质评价 素质教育

基金项目:湖南省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湖南省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路径与策略研究”[16ZDB009]

DOI:10.19503/j.cnki.1671-6124.2017.02.006

中图分类号:G632.47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612402-0029-05

我国提倡素质教育已久。2014年9月《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以及《教育部关于加强和改进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意见》(以下简称《教育部意见》)的相继出台,让我们听到了素质教育落地的铿锵之声。综合素质评价作为深入推进素质教育的一项重要制度,无疑将成为撬动我国教育改革的最大支点和关键抓手。显然,这项制度得到了众所周知的拥护和推崇,同时又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与质疑。素质到底是什么,素质能否评价,如何评价,谁来评价,评价后的结果如何使用等,这都是困扰教育实践工作者的头等难题。从目前浙江、上海等地的试点情况来看,这些实践难题不仅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而且有不断蔓延之趋势。综合素质评价是不是建构一个高度精致的指标体系,然后依据该指标体系划定等级并区分优劣?综合素质评价是不是对学生所有方面的发展进行事无巨细的全面评价?学生、同伴和教师都共同参与评价是不是意味着这种评价就一定是客观公正的?对这些元问题的追问恰恰是我们在综合素质评价实践操作过程中需要首先明了的,否则,我们行之越远,越忘记了我们将去往哪里。

一、综合素质评价的关键就是建构评价指标体系?

“评价本身是一种方法论的实践……在于收集和综合用一套己被赋予权重的目的量表测出的成绩资料,来进行比较评定或数值评定。”[1]但技术导向以及由此而确立的指标体系并不是万能的,而且副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在任何评价中,指标体系都为评价提供了一种工具,但也仅仅只是一种工具,更不是目的本身。

综合素质评价无论是对学校、学生的发展还是国家教育质量的整体提升来说,都是应该大力推进并有效落实的重要举措,但综合素质评价的可操作性从一开始就受到了质疑。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人们热衷于追求评价指标体系的精细化和精确性,把综合素质评价完全等同于一个纯操作性的技术问题。综合素质评价的确涉及指标体系构建及操作流程等技术问题,但完全倚重技术并把技术这一手段当作目的,这就陷入了误区。目前综合素质评价的具体实施大都采用层次分析法,即按照一定的标准将综合素质层层分解为若干层次和若干要素,然后对学生在各层次各要素达成的程度进行赋值打分,不同个体获得的不同分数具有可比性并以此来评价其综合素质水平的高低。这很容易给人们以错觉,即似乎一提及综合素质评价就是建构评价指标体系、设定评价标准,这种技术至上的操作取向较为普遍与盛行,从教育部到地方的相关文件基本都是沿此思路来设计的。如《教育部意见》把综合素质评价的内容细分为思想品德、学业水平、身心健康、艺术素养和社会实践等五个方面;《上海市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实施办法》[2](以下简称《上海意见》)把综合素质分解为“品德发展与公民素养、修习课程及其学业成绩、身心健康与艺术修养、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浙江省教育厅关于完善浙江省普通高中学生成长记录与综合素质评价的意见》[3](以下简称《浙江意见》)中的综合素质评价则包括“品德表现、学业水平、运动健康、艺术修养、创新实践”等维度。如果说这只是构建评价指标体系的发端,那么各学校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基本上就把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当作是综合素质评价的全部,各学校纷纷建构庞大而复杂的指标体系,这些都可看作是技术路线的典型表征。如有学校为了使得评价具有可操作性,将综合素质层层分解后进行评价。学校首先将“品德表现”进行分解,具体包括“品德操守”“责任义务”“行为习惯”;“品德操守”再进一步分解为“爱国情怀”“尊老爱幼”“诚实守信”等;而“爱国情怀”仍显抽象,不易评价,于是再进一步分解为“奏唱国歌肃立,升降国旗行礼”等具体观测点[4],评价指标体系非常具体和细致,综合素质评价的操作性问题似乎得到了有效解决。但通过如此具体之指标体系评价出来的就是综合素质,就是我们科学化程度较高的综合素质评价?这也许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的确,综合素质评价需要构建评价指标,但评价不只是建构指标体系。如果我们将评价完全衍生为一个纯技术操作问题,过于注重各种评价指标体系的科学化和精致化,则忘记了我们为什么而评价,忘记了对评价本身的价值追问和原点探寻。恰如德国社会学家西美尔有关“桥与门”的比喻[5]。“桥”的尽头是“门”,“桥”只是手段,“门”才是目的,人们在建造通往“门”的“桥”时,醉心于“桥”的精致,却忘记了要找到“门”,把手段当作目的来追求,而把目的降格为手段来对待。就综合素质评价而言,指标体系的构建更多的是在建造各种精致化的“桥”,这是必需的、必要的,但不能因此而忘记了我们的目的是通向“门”,即通过综合素质评价来发现与保护学生的个性,在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同时也推动学生富有个性的发展。事实上,当我们对学生的素质建构了一套相对统一的、精致化的评价指标体系后,根据这些指标评价出来的根本就不是学生真正所具备的素质,更不是我们所期待的素质评价。更为可怕的是,一旦这种评价体系越精致越成熟越成体系,它所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学校和学生们在不断地迎合各种评价指标而不是培养与发展个体素质,统一的评价标准既无法发现学生的个性更不可能去尊重与保护学生的个性,这与综合素质评价的初衷已经南辕北辙。

二、综合素质评价也必须划定等级并区分优劣?

众所周知,任何一种评价,其目的的清晰明确直接制约着评价的基本走向。“不同的评价目的决定着不同的评价标准和指标、不同的评价方法和评价专家的选择以及评价程序的确定。”[6]综合素质评价的目的是什么?《教育部意见》对此有较为清晰的表达:促进学生认识自我、规划人生;切实转变人才培养模式;转变以考试成绩为唯一标准评价学生的做法。简而言之,综合素质评价的目的在于切实而深入地推进素质教育,彻底扭转我国长期以来的应试教育局面。那么,综合素质评价的实施是否实现了从应试教育到素质教育的真正转型呢?

理想上看,综合素质评价是扭转我国中小学教育应试取向的重要举措。所谓应试取向,是单纯为应付考试,争取高分数,片面追求升学率的一种倾向。它面向少数学生、偏重知识传授、以死记硬背和机械重复训练为方法、以考试成绩作为评价学生的主要标准甚至唯一标准。推行综合素质评价无疑是破除“唯分数论”、消除“一考定终身”流弊与症结的有力之举。恰如《教育部意见》所提到的“综合素质评价是深入推进素质教育的一项重要制度”,有利于“转变以考试成绩为唯一标准评价学生的做法”。可以说,应试教育关注的只有分数,而素质教育首先关注的是人,关注人的情感,关注人的价值,关注人性的完善。因此,《教育部意见》一出台,人们几乎是不约而同地看到了从应试教育到素质教育、从关注分数到关注人的时代转型,综合素质评价的实施将从只看“冷冰冰的分”到关注“活生生的人”[7]。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ag亚游平台官网-欢迎您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