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xguandao.com

或是哗众取宠的噱头

中国首个“孔明学院”,日前在襄阳学院正式成立,孔明学院还设立了“诸葛亮一班”和“诸葛亮二班”。目前已有500多学生报考了该学院,录取比例为1∶5。

看到“孔明学院”,谁都会想起诸葛亮,这是最起码的联想,也是最基本的常识。毕竟,没看过《三国志》,也看过《三国演义》;没看过《三国演义》,也在巷口听人绘声绘色地说过诸葛亮三气周瑜。在诸葛亮被神化的氛围下,对其人其事,不敢说全部知道,但也不会全然不知。

再接着,以“孔明学院”继续联想,自然会想起“大师”。这是一个大师匮乏的时代,也是钱学森之问无解的社会。但“孔明学院”的创办,在让人想起诸葛亮的同时,也会让人想起大师的培养,因为,诸葛亮本身,从历史高度来讲,绝对算得上“大师”。继而,不少人牵强附会地表示,季羡林走了没事,钱学森走了也不打紧,因为我们有“孔明学院”。

这连续的联想本身也符合我们的期待,我们有的只是对“孔明学院”能力的怀疑,一方面是当前教育体制下,“孔明学院”能否培养出大师?另一方面,不少人也在想,“孔明学院”能不能成为偏才怪才的摇篮?每有不同于一般教育系统的政策或方案,总能招来公众无尽的期盼与希冀,毕竟,谁都希望自己国家的教育变得强大,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够得到最科学的教育方式的辅导。我们对“孔明学院”能不能培养诸葛亮或大师纠缠不清,可纵观新闻本身,却并未发现该所学校有何关于培养大师或“诸葛亮”的痕迹。

这样的希冀,难道不是公众又一次一厢情愿吗?在我们争论时,本身就把“孔明学院”拔高了,并对其附加了一定的含义,可这些,都只是我们的自以为是,人家什么都没说。这其实和自主招生、北大校长实名推荐制一样,一开始,我们总输入过多的注脚,到最后才发现是一场空。甚至学校自身也出来澄清,偏才怪才大师“神马”的,我们可没说过,都是你们在自话自说。

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争辩未免有些自作多情了。既然人家没说,又非弄出一个“孔明学院”,那目的显然只有一个,那就是炒作,这对学校的名气而言,显然有极大的促进作用,去年中山大学博雅学院搞的“培养大学问家计划”,就让博雅学院名声大振。因而,所谓的“孔明学院”,从头到脚,或许只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噱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ag亚游平台官网-欢迎您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