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xguandao.com

功过是非话曹洪

一、曹家虎将

曹洪,字子廉,沛国谯县人。在《三国志》中,陈寿对于曹洪的身世以及其在曹氏宗族中的地位,似乎并没有浪费过多的笔墨。翻开《三国志》,书中仅仅是以“太祖从弟也”这简短的一句而随之带过。然而,为了更好的诠释人物、理清复杂的关系,我们不妨翻开史料探其究竟。

根据《三国志•;曹洪传》注引《魏书》的记载,曹洪有一个伯父,其名鼎,汉末时曾任尚书令。对于曹鼎这一支血脉究竟出自何处,史料中同样没有记载,而线索也似乎还未开始便就此中断。但是,通过查阅其它方面的资料,我们便不难对曹洪的身世窥其一二。

众所周知,曹操的父亲曹嵩是宦官曹腾的养子,据《三国志•;武帝纪》中的记载,“曹腾为中常大长秋,封费亭侯。养子嵩嗣,官至太尉,嵩生太祖。”不难看出,作为西汉丞相曹参这一脉的后世,曹氏宗族在东汉时期的地位依旧颇为显赫,而这样的背景也就为曹洪乃至曹氏的兴起奠定了良好的根基。宦官曹腾,其父名节,有四子。分别字伯兴,仲兴,叔兴,季兴,而曹腾便是其中年纪最小的。这里,对于《魏书》中所提到的那位曹鼎,即前文中曹洪的伯父,很可能便是曹腾的兄弟之一或是其子侄。但是,既然陈寿在书中交代曹洪是“太祖从弟也”,那么曹洪的辈分必然要略小于曹操。所以,对于曹鼎而言,其自然应该是伯兴、仲兴、叔兴这三兄弟中的一个子侄辈。至于曹洪与曹操,既然系出同门,也就很顺理成章的有了十分接近的血缘关系。

在以夏侯敦、曹仁为首的曹魏嫡系武将中,夏侯敦“年十四,就师学,人有辱其师者,敦杀之”;曹仁“阴结少年,得千余人,周旋淮、泗之间”。这些早年的“不光彩”事迹多少都给他们功绩辉煌的一生中留下了较为遗憾的一笔。相比之下,曹洪的早年却并没有干过那些“亦兵亦匪”的事。当时的曹洪身处于一个声名显赫的家庭中,这自然使得他的早期生涯较为一帆风顺,至少在这点上,曹洪或许是比较幸运的一个。东汉末年,曹洪在叔祖曹腾与伯父曹鼎的提拔下,顺利的成为了蕲夏县的县长。至于曹洪在此期间的功绩如何,史料中并未提及,我们也就不得而知了。

公元189年,西凉董卓作乱,京师为之震动,天下从此陷入了一个分崩离析的大时代中。于此同时,踌躇满志的曹洪却准备随之选择踏入到三国这个精彩纷呈的大舞台当中。二、戎马一生

公元190年,曹操起兵讨伐董卓,诸侯群起应之,而曹洪作为曹魏嫡系中一支较为正统的血脉,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建功立业的机会。不久之后,曹洪便弃官投往了曹操麾下开始了戎马生涯。

二月,董卓闻各路兵马纷纷起事,无奈之下,乃迁天子改都长安。当曹操听到这个消息后,认为这是个“一战而天下定”的机会,但此时所谓的盟军却似乎毫无进取之意。于是,愤怒的曹操便自行领军西进准备占据成皋,而曹洪作为曹操的基本武装力量自然也随军同行。不久,军队到达荥阳,遭遇了董卓部下徐荣的强烈阻击,曹操大败,兵士死伤甚多。当曹操的残军逃至接近汴水时,由于其“所乘马被创”,而敌军却追之甚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曹洪以“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君”这番颇为大义凛然的话语成功的将曹操劝解上了自己的坐骑,并且随后又在汴水旁找到了渡河的船支,顺利的帮助了曹操逃脱敌兵的追击。当徐荣兵马赶到时,发现曹操早已遁去,随即也就放弃了追赶,引军自回。荥阳之战,曹洪在危机关头力挽大厦于将倾,成功的保住了曹操的性命。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若是当时无洪,则日后必无操”。至于如今被世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这段三国纷争,或许也就会随之烟消云散了。

在曹操被徐荣击败后,各怀心事的关东诸雄依旧持疑不进。不久之后,诸雄们便一哄而散了,而所谓的“勤王”也就此宣告结束。曹操由于在之前的荥阳之败中损失了不少兵力,为了尽快的加强自己的武装力量,他便派遣夏侯敦与曹洪去扬州地区募兵。根据《三国志•;曹洪传》和《三国志•;武帝纪》中的记载,由于当时“扬州刺史陈温素与洪善”,加之曹洪统领的“家兵千余人”或多或少所带来的威慑性。于是,曹洪振臂一呼之下,顺利征得“庐江上甲二千人”。而后,夏、曹二人又前往丹杨太守周昕处,“复得数千人”,两处共计募兵四千余人,并随即领兵迅速赶往龙亢同曹操会合。在这里,通过史料的记载来分析,我们不难发现,在当时曹操麾下的众多武将之中,由于曹洪其身后所拥有的显赫家庭背景,所以这自然造成他的号召力不亚于其他诸将,而这样的背景与号召力对于起初的曹操建立霸王基业也确实增添了不少砝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ag亚游平台官网-欢迎您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