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xguandao.com

斯图亚特事件

投降

她已经是第三次结婚了,而她的第二任丈夫是神秘死亡的。新夫名叫詹姆斯·赫伯恩,博思韦尔的伯爵,她的臣民,而且据谣传,他早已是她的情人。玛丽·斯图亚特,苏格兰女王,滑入了厄运的深渊中。 新婚的幸福没有持续多久,贵族威胁着女摄政王,年轻夫妇离开了爱丁堡。一场武装冲突最终爆发,而结局是早已预料到的:女王失败。在距离苏格兰首都八英里 的卡伯利山上,1567年6月15日,决战的双方两军相峙。在博思韦尔一边飘扬着苏格兰的红色狮子王旗——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表明漂亮的女王正在此地。 她的对手打出来的旗标很罕见:白底上画着一棵绿树,树下躺着玛丽·斯图亚特被谋杀的前夫亨利·达恩利的尸体。 尸体身旁跪着他的儿子和王储:雅可布。下画写着:“啊,上帝!挽救我的国家,为我报仇。”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苏格兰封建领主们从不以绅土风度着称,他们不会对这个女人手下留情。 时间在流逝,没有人愿意先挑起战斗。法国使者急急地奔来走去,以期调停这一事件。 如果玛丽·斯图亚特放弃博思韦尔,人们愿意毫无保留地宽恕她,苏格兰贵族们让他们的女王知道这一点。但是玛丽坚决站在丈夫一边。她回答,今日对手中的几 位当初也是赞同这门婚事的。无休无止的争论谈判接踵而来。在中午灼人的热浪中,博思韦尔的土兵渐渐地泄了气。他们从前线退洛赫利文城堡——苏格兰女王在此 成为她的贵族的阶下囚。 却下来,先是一小队一小队地,然后是一大群一大群地。他们到处寻找荫凉之处和清凉的啤酒。最终,女王投降了。 条件是允许博思韦尔逃走。她牺牲了自己,甘心落人敌人手中,任他们把她带到爱丁堡。“烧死这个婊子,烧死这个谋杀亲夫的女人!”民众喊道,当她骑马穿过苏 格兰首都的街道时:“杀死她,淹死她。”人们并没有把她带到自己的宫殿,而是带到雇佣军的执法官的房屋。她被锁在一间小屋内,日夜有人严密监视。她不能平 静下来。没有一位贵族愿意与她讲话。长夜过去,黎明来临,她出现在窗边,完全崩溃了,歇斯底里地大叫救命。她的头发乱蓬蓬地竖着,汗透衣衫,而且肮脏不 堪,破破烂烂。看热闹的人又惊又怕。玛丽,苏格兰人的女王,24岁,似乎沉人了她生命的谷底。 突然,贵族们出现在她的房里,把玛丽从 窗边拖开。傍晚,她被移送到王宫里,圣十字架宫。她在那儿休息,换衣,并在宫女的服侍下,进了晚餐。但是,晚宴被提前打断,“马已备好!”没有更多解释。 在夜幕的掩护下,玛丽被带走了。在一个湖边泊着一只小船,人们划着船,把这个女囚送到洛赫利文湖中心的一座小岛上,岛上有一座城堡。一个不可能逃走的地 方。苏格兰女王成为她手下贵族的阶下囚。 从此刻起,思想家们对这位有魅力的苏格兰女王的看法最终分为两种:她的控诉者指责她命人杀死 了她的丈夫亨利·达恩利,为了与情夫詹姆斯·博思韦尔结婚,由此背叛了苏格兰。但她的崇拜者认为她是一位女殉道土,她为了在自己信奉新教的国度内坚持天主 教而受罪。这只是关于她的论争的开始。后来玛丽逃出洛赫利文湖的监禁地,但是一种还要糟糕得多的命运正等待着她。最终,她为求生的欲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玛丽·斯图亚特是一个谜一般的女人,个性中充满矛盾。她是政治权贵们争权夺利的牺牲晶?或者她假装天真,蒙骗周围的人,实际上却为所欲为?她是第三者手 中的球呢?还是对自己利益毫不妥协的捍卫者?直到很晚,对她的生活和执政时期的认识和评价才开始实事求是。玛丽的命运会引起人们强烈的情绪上的反应,招来 激烈的论争和极端的评价。“她是披着殉道者外衣的放荡的贱货……一只母豹子,像野兽那样危险……,这样放纵和邪恶,几乎显得变态”,英国历史学家詹姆斯· 安东尼·弗劳德如此评价。反之,弗里德利希·封·席勒把她描述为一个不幸而热情的女人,为自由付出了代价,尽管她不贞并且犯下谋杀大罪,但由于她的懊悔面 得到了宽恕。他把历史写成戏剧,掀起玛丽·斯图亚特人生传说的第一个高潮。差不多150年后,斯特凡·茨威格为自己和他的传记小说的成百上千万读者又发现 了另一个玛丽·斯图亚特,她与席勒笔下的同一个人物一点儿也不像。尽管一部分历史根据不尽可信,茨威格塑造的这个形象基本上仍是世人心目中那个纵欲的苏格 兰女王:一个最终被她的热情导向毁灭的女人,是道德和欲望之间动摇不定、自我分裂的典型。 “我的结局中蕴含着我的开端”,玛丽·斯图亚特在一顶华丽的床帐上绣着这句话。回顾她的一生,人们不难发现这是一句带有令人战栗的预言力量的人生警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ag亚游平台官网-欢迎您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