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xguandao.com

地狱之门

午夜魅影小雅接到父亲自杀的消息后,着实吃了一惊,她不敢相信父亲会走这条路。小雅的父亲王海是一位资深的大学教授,学术上很有造诣,是个被人尊重的人。小雅的母亲死后,他一直独居。上星期小雅看他时,还没发现他有什么异常,没想到说没就没了。更让小雅费解的是,父亲竟然是跳楼自杀,她知道父亲患有严重的恐高症,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走这一步。料理完王海的丧事后,小雅和男友秦国文回到老屋收拾父亲的遗物。警方得出的结论是自杀,小雅实在想不出父亲自杀的动机,所以想从他的遗物中找到答案。王海一生专注于考古研究,家里除了各种考古的相关书籍外,大部分空间都放满了他用毕生精力和财力收集的古玩字画。日记本上堆满了灰尘,翻开日记,最近的日期是三年前。开启电脑开关,试了几次,电脑总打不开,电脑已经坏掉了。他们找的很认真,连书里的纸片也不放过,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东西。在他们看完所有的古玩字画,准备走的时候,秦国文突然把目光落在了一幅画上面。这幅画挂在客厅的东墙上,可见主人对它的看重。画的内容是:一座山上有一户人家,男人女人孩子三口其乐融融。有什么问题吗?小雅问看得正出神的男友。秦国文好像没听见,小雅又问了一遍,他才反应过来,用赞赏的语气说:这幅画真是太棒了!好,你就拿回去看吧!秦国文不客气地把画摘下来,小心地卷起它,拿在手里。他也用不着客气,本来他们已经定好了结婚日期,要不是小雅的父亲突然离去,他们现在应该已经是夫妻了。秦国文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对古代画作有种特殊的迷恋。他把那幅画挂到客厅的墙上,一有时间就会仔细地端详这幅画。圆润的山体上凭空开了一扇门,屋子好像是玻璃做的,里面的情景可以透视。女人在做针线活,男人和孩子在戏耍。似乎一切都很正常,似乎又有什么地方感觉不对劲。秦国文琢磨了很久,也没猜出画者作这幅画的用意。这天晚上,秦国文正嗅着这幅画古旧的气味,端详着画中的情景。忽然,他发现画中的人动了起来。他使劲揉了揉眼睛,画中的人确实在活动,而且嬉闹的声音也清晰可闻。秦国文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好像生怕惊动画中的人。女人缝着衣服,不时抬起头微笑地看看男人和小孩。突然,女人把头转了过来,正好与秦国文的目光相碰。秦国文打了个寒战,心里咯噔一下。女人也是一副吃惊的样子,只见她放下衣服,袅袅地向屋门方向走。吱呀一声,屋门打开了,女人走出门,望了望秦国文,然后向他招手,那意思好像是请秦国文进去做客一般。秦国文额头的冷汗流进了眼里,他使劲眨了两下眼睛,再看面前的画时,画中的人物已恢复了常态。秦国文使劲摇了摇头,他想可能最近自己有点思虑过度,因而产生了幻觉。秦国文长出一口气,喝了口咖啡。喝咖啡时,他眼睛的余光忽然看见有一个东西从床底下爬出来,原来是一只老鼠。楼房里怎么会有老鼠呢?秦国文正疑惑间,第二只又爬了出来。接着是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无数只。这些老鼠疯狂的向秦国文身上爬,用利牙咬他的衣服,咬他的肉。秦国文感到钻心的疼痛,他发疯地扑打着爬到身上的老鼠。地上已经黑压压的一片,而老鼠还源源不断地从床下爬出来。他惊恐地看着这些不知从哪儿爬来的老鼠,只想找个洞钻进去,忽然他眼前一亮,看见了打开的窗户。他踏着软乎乎的鼠群跑到了窗前,往下张望,十楼的小高层,他现在看来并不算高,而且还确信跳下去自己会安然无事。他用力把一个爬到脸上的老鼠扔到楼下,一条腿搭在窗台上做出跳楼的动作。就在这时,电话玲响了。电话玲好像有魔力一般把骚动的世界变得安静。秦国文发现身上的老鼠没有了,回头看,屋里的也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再向楼下看去,高的令他眩晕,他又打了个寒战。他疲惫地接起电话,电话是小雅打来的,他对小雅说:小雅,情况有些不妙!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ag亚游平台官网-欢迎您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